湖南“十四五”基建再发力 拟投4503亿建交通

2020/9/14/9:45

    近日,长益高速复线建成通车,“堵王”长常高速有望迎来分流松绑时刻。该条高速的通车,也意味着湖南“十三五”交通建设进入收官阶段。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湖南“十四五”交通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规模更为宏远,已将38个重大交通项目列入建设议题,计划总投资4503亿元。

    铁路尤其是高铁在湖南“十四五”交通建设中将担当重要引领角色,38个项目中前9个均为铁路项目,投资金额达到2287亿元,约占计划总投资的一半。

    这也是湖南响应国家为应对疫情影响,将稳投资、扩内需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明确要求加快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的动作。

    横贯东西纵连南北的湖南,显然有意抢抓机遇,推动综合交通提速升级。该省把实施交通重大项目、构建综合交通枢纽体系作为当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性工作,计划通过“五纵五横”高铁交通网,“七纵七横”高速公路网的建设,力争“十四五”期间实现全部市州通高铁。

    高铁建设再提速

    湖南高铁起步早,2009年率先开通武广高铁。2014年沪昆高铁湖南段通车,与京广高铁在长沙构筑“黄金十字”,大大提高了湖南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和长三角的区位优势,以长沙为代表的湖南多个高铁沿线城市也取得了明显发展。

    总体而言,湖南高铁建设走在全国前列,高铁总里程去年底达1986公里(含200公里级的动车),全国排名第三位,覆盖湖南省14个市(州)的12个。

    在京广和沪昆之后,湖南高铁干线项目建设速度相对减缓,湘西北的益阳、常德、张家界和湘西自治州四地对时速350公里的纯高铁一直处于等风来状态。

    高铁短板对湘西北地区发展的影响显而易见,作为主要通路的长常高速堵车成为常态,春运高峰时段200公里不到的路程耗时甚至超过10个小时。

    对此,家在长沙工作在益阳的彭先生对两地交通不便体会深刻,他抱怨不到80公里的通勤,此前“花了太多时间堵在路上。”

    因此,今天通车的长益高速复线对他而言是个好消息。其实,今年1月后彭先生基本上都是选择火车出行。这源于今年1月设计时速250公里的长株潭城际铁路与石长铁路联络线建成通车。

    这条长9.16公里的联络线实现了长株潭城际铁路与石长铁路的直接连通,益阳、常德、张家界可通过黔张常、石长铁路转长株潭城际铁路直接抵达长株潭主城区。

    今年暑假,不少长株潭居民就选择了通过这条动车线路前往张家界旅游度假。但200公里的时速和较低密度的车次,还是让习惯了350公里高铁的旅客不太适应。

    这一局面有望随着“十四五”的交通建设提速改变。作为渝长厦和呼南高铁两条国家“八纵八横”重要通道的组成部分,湖南将在“十四五”期间建成和开工张吉怀、长益常、长赣、邵永铁路等一系列项目。

    其中,张吉怀高铁起于张家界西站,经吉首市、凤凰县及麻阳县,引入怀化南站。设计速度350公里/小时,长247公里,估算总投资382亿元,2016年12月开工,计划2021年建成,届时可解决吉首市通高铁问题。

    常益长铁路和张吉怀一样属于渝长厦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起于常德市常德站,经汉寿、桃江、益阳、宁乡至长沙市。设计速度350公里/小时,长157公里,估算总投资277.3亿元,2019年6月开工,其中长沙至益阳段争取2021年提前通车,全线2022年建成通车。

    张吉怀、常益长两条高铁连接后,湖南省14个市州将全部通高铁,湖南省将形成完整的高铁环线。

    此外,湖南还将力争今年内开工长赣铁路和邵永铁路。长赣铁路起于长沙西高铁站,止于江西省赣州市。设计速度350公里/小时,湖南段长118公里,估算投资255.9亿元。

    邵永铁路是呼南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线路起于邵阳市,止于永州市,设计速度350公里/小时,长98公里,估算投资145亿元。

    带动产业和城市发展

    湖南省政府参事、区域经济学家朱翔教授8月30日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加大高铁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形成以长沙为核心的多个城市板块发展,也有利于湖南的工程机械、轨道交通等产业。

    “全国高速铁路营业总里程超过3.5万公里,一年建设规模大概是3000多公里,投资的拉动作用还是很大的”,朱翔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他认为,应对疫情影响,国家提出补基础设施短板,高铁在稳投资扩内需方面可以起大作用。“轨道交通也是新基建的一部分,高铁也是轨道交通的一部分,包括城市内部的交通和城市之间的交通。”

    他说,湖南要通过新基建,在原来做的很好的基础上,将工程机械、轨道交通、机械制造还有相关的配套产业,甚至包括服务业带动起来,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这个产业也属于新基建范畴。

    “株洲主要是轨道交通,目前是千亿产业,这个可以做到2000个亿;湘潭主要是机电制造和相关配套;长沙除了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的工程机械,还有铁建重工的盾构机都是全国领先。”朱翔说湖南交通建设提速,建一个桥墩基本就得配一辆起重机,有助于将这些优势产业推向世界。

    朱翔解释,湖南承东启西、连接南北,“一带一部”的战略定位蕴含着巨大的交通区位优势。呼南高铁和渝长厦都是国家“八纵八横”大通道,作用跟当年的京广和沪昆高铁有相似之处。

    “通过加密轨道交通形成城市群,以长株潭为核心,向北连接岳阳,向南连接郴州和衡阳,向西南连接永州,向西连接怀化,向西北连接益阳、常德、张家界,形成一个大的格局。”

4

    他说湖南对于高铁线的持续打造,能让其省内城市更好地对接全国高铁网,从而带动更多城市的经济产业发展。

    “湖南以长沙形成高铁的核心,还有几个次核心,西边是怀化,湘北是常德,东北边是岳阳,南边是郴州,形成这样一个格局。”

    他认为交通基础设施的提速,将促进湖南长株潭、环洞庭湖、大湘西、大湘南四大板块之间的联系。4500亿元的交通建设投资,他说对湖南而言有四层意义,“第一是扩大就业,第二是增加内需,第三是形成有效的城市群,第四是带动区域的整体开发。”(本文来自财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