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应对疫情重创 充分发挥投资关键作用

2020/4/20/9:35来源: 中国工业报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经济尤其是工业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供给和需求都受到严重冲击。伴随全球的加速蔓延态势,国内外市场依然变化莫测、潜伏危机,工业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挑战。

    “疫情重创工业经济,应充分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恢复、振兴工业经济出力。”4月15日,在“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形势分析在线论坛”直播活动上,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针对疫情之下工业经济如何恢复与发展,作了《应对疫情重创要充分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主题发言。

1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

    疫情重创工业经济,要高度关注市场变化趋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工业增加值增幅为-13.5%,其中制造业-15.7%。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38.3%,其中电子制造业-87%、汽车-79.6%。工业612种产品中有533种产量下降,占87%,汽车产量、销量下降最多,分别为45.8%、42%。全国消费品零售额下降20.5%。出口1-2月份下降15.9%,并且出现逆差。1-3月出口降幅收窄到11.4%,逆差变顺差,预计工业数据降幅也会收窄。“如果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是过山车,那这次如悬崖跌落。”李毅中分析。

    在其看来,2月中下旬以来,有序稳妥精准复工复产已取得初步成效。至2月末,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复工率为85.6%,3月末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复工率为98.6%,人员复岗率为89.9%;中小企业复工率略低为76%。从工业企业看,能源工业以及属于流程式制造业的原材料工业,多数不停产;医药、医疗防护器材生产及食品工业,在疫情之下迅速恢复生产、开足马力,并新建熔喷布、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生产线;机械设备制造、轻纺产品制造、电子制造等离散式制造业,恢复面临较大困难。

    李毅中表示,疫情下要高度重视市场变化趋势。应看到影响企业复工复产的因素,一是人员防疫,二是产业链堵点,三是物流运输,四是资金紧张匮乏。“更重要的问题是疫情全球蔓延,今后几个月乃至明年较长时间的国内外市场变化莫测、潜伏危机。老订单可复产兑现,但如果没有新订单,复产后做什么将是更严峻的挑战。因此要充分估计疫后恢复、振兴工业经济的困难。”

    李毅中介绍,3月份制造业PMI指数恢复达52.0%,比2月份多出16.3个百分点,环比快速恢复,但同比看经济活动远未恢复正常。仅从发电看,3月六大电厂日均耗煤仅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0.8%,制造业用电量有色行业已基本正常,医药、化工、电子达九成,钢铁、机械、纺织达八成。又如新能源乘用车销量3月份比2月份环比增长了近4倍,但同比仍下降49.2%。

    伴随国际疫情肆虐,国际经济疫后恢复可能更加滞后。国内国际迭加,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停产、半停产拖长,创伤加深。李毅中强调,保企业、保就业、保民生、保产业链是首要任务。在疫后恢复和振兴工业经济上,一是扩大内需更为迫切,要从鼓励消费和有效投资入手;二是采取有力措施,尤其是扶持帮助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自立自救,渡过难关。

    充分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积极稳妥、精准有序发展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要充分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新基建’是重要举措。”李毅中指出,“新基建”是指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一是新技术,信息化时代要求使用新一轮高新技术,尤其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及其分项、子项,要将这些技术物化为基础设施。二是新需求,发展数字经济,提升社会治理能力,新型基础设施是基石、工具和利器。如防控疫情和复工复产中,数字基础设施凸显了保障和支撑功能。三是新机制,“新基建”是基于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电子信息产业与垂直行业的跨界融合。新型基础设施有社会公用的一面,更有行业企业商用的一面,企业是投资主体。

    李毅中表示,要准确把握“新基建”的内涵和外延。狭义地讲,新基建的核心是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即“数字产业化”,包括五点:5G网络、数据中心、计算中心、工业互联网、重大研发机构和基地。广义地讲,“产业数字化”也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包含四方面,一是应用数字技术显著提高已有基础设施效能。二是新兴产业的基础设施也可以认为是新基建。三是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具有巨大的潜能,也必须有新型基础设施。四是城市公用基础设施要补短板、强弱项,提升社会治理能力,惠及民生。

    李毅中强调,针对当前固定资产投资出现的问题,要深刻理解,正确贯彻中央关于扩大有效投资和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一系列指示,要“积极稳妥、精准有序发展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他建议实施中应注意几个问题:一是应防止盲目投资、重复建设,要统筹协调、宏观调控;“新基建”的范围不要过度扩张,要合理安排布局;二是新基建项目一般有建设周期长、投资回收慢、直接回报率不高的特点,要科学慎重决策;三是应发挥制度优势,稳定资金来源,防范债务风险;四是要与企业新一轮技术改造相结合。

    李毅中具体分析说:“‘新基建’的投资总量并不大,但其‘乘数效应’大,要计算项目的直接受益也要看到对社会、产业的贡献即溢出效益,进行投入产出的比选,遵循效率和财务双重约束,进行成本和收益的分析。要保障技术的先进可靠,要做好市场需求预测,可以适当超前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李毅中还提请注意,“企业行业是投资主体,各类企业要融合协同、共建共享。民间投资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的62%,其中制造业占了87%,但是基础设施投资中民间资本只占20%~38%,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新基建’要更多向民间资本开放,做真正的PPP。”

    “企业行业需要投入资金建立符合自身需求的数字基础设施,通过产业数字化得到收益回报,形成良性循环。”李毅中提醒,多数工业企业已有数字化转型的基础和需求,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要与企业以智能制造和绿色低碳为重点的技术改造相结合,抓好试点示范。在全国工业投资中,技术改造占42%,超10万亿元,要充分发挥技改投资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