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价格竞争到“全面涨价”,期待挖掘机高质量发展

2020/4/14/21:3来源:工程机械杂志

    挖掘机领军企业三一和徐工纷纷宣布,小挖提价10%、中大挖提价5%。另据了解,4月上旬,柳工挖机平均提价5%左右。4月14日,临工宣布10t级以下挖掘机上调2万元/台,10~30t级挖掘机价格上调3万元/台,30t级以上大型挖掘机价格上调5万元/台。

    事实上,在挖掘机涨价之前,两大泵车制造商(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也宣布涨价。4月2日中联重科泵车全面上调价格5%和10%不等,4月9日三一重工泵车价格全面上调5-10%不等。临工宣布,装载机价格上调0.5万元/台。

    至于提价的原因,从三一重机有限公司和徐工挖掘机事业部发布的通知可以看到,无外乎两方面原因,其一是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其二是疫情影响产业链,成本压力持续增加。

    需求端:供大于求的市场需求

    经过严格的应急响应,疫情防控体系不断完善,全国新增病患数量开始下降。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各地工作重心开始从抓防控“向”稳增长倾斜,重点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尽可能将疫情造成的损失夺回来。

    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介绍,截至2020年3月20日,重大铁路项目已基本复工,京沈高铁等一批重大铁路项目正在抓紧施工建设。重大公路、水运项目复工率为97%,机场项目复工率为87%,重大水利工程复工率为86%,重大能源项目已基本复工,重大外资项目已基本复工。

    随着下游复工复产,“抢工战”在各地展开。相较于1月9942台和2月9280台,挖掘机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挖掘机3月销量49408台,较2019年同期增加5130台,同比增长11.6%。

    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的情况下,这个消息像一针兴奋剂,让人欢欣鼓舞;也像一支镇定剂,是逆周期政策发力的佐证。

    受国内疫情影响,工程机械企业自身复工进度较以往晚些,且零部件尤其是发动机、液压件还受到海外疫情停产减产的影响,挖掘机企业产能能否跟上,按时交付设备,确保客户开工无忧,仍有待观察。

    供应端:警惕关键零部件断供风险

    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数据,2019年,工程机械累计进口各类零部件198127万美元,零部件进口增长高于整机。

    我们不得不承认:尽管国内零部件产品取得了技术突破,打破了国外企业在国内市场上的垄断格局,但国内工程机械制造商对进口零部件还有一定的依赖性,尤其是高端核心零部件,如发动机、液压件等。

    据不完全消息统计,全球至少35个国家采取了“封国”、“封城”措施,其中包括美国、德国和意大利等。这些国家部分工厂陆续减产或停产,由此是否将造成全球产业链断供风险,值得警惕。在亚洲,在全球多地爆发疫情等因素影响下,日本一些制造商也纷纷调整生产计划,包括减产以及停产等措施。

    而这些国家都是我国工程机械,尤其是挖掘机的主要零部件供应商。

    海外疫情持续绵延可能导致海外供应链产能受限,造成零部件涨价和影响整机出货。考虑到零部件储备周期一般在2—3个月,主机制造商在3月已基本全面复产,6月前全球疫情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则全球产业链断供风险可控,但供应不足将是未来2—3个月的现状。

    基于关键零部件涨价及缺货等原因,三一重机有限公司和徐工挖掘机事业部也许只是打响了工程机械整机涨价的第一枪。

    “福兮祸所依”,在全球供应链受限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次疫情也为国产化零部件弯道超车提供了一次机会,将进一步加速国产化替代的步伐。

    经过多年来的努力,我国挖掘机核心零部件正在逐步实现国产化突破,行业内诞生出包括恒立液压、艾迪精密等一批知名零部件供应商,超高压液压缸、高端属具等核心零部件已经实现自主可控,未来国产化替代市场前景广阔。

    基于现在两家公司的“江湖地位”,其他公司或将接过涨价的大旗。笔者认为,前有泵车上调价格,后有挖掘机上调价格,三一其他工程机械产品价格或也将上调。这两点尚有待进一步观察。

    用户端:利润空间被进一步挤压

    根据行业共识,挖掘机械使用寿命在8年左右,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挖掘机械分会数据,2018年底国内挖掘机8年保有量为123.3万台,2019年这一数值增长至126.2万台。3月份,挖掘机月度销量49408台,再次刷新月销量纪录,设备保有量也在逐步攀升。

    保有量增多,终端用户竞争也将日趋白热化。

    使用工程机械设备的用户群体,其成本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还款压力,挖掘机一般都是分期付款,每个月要向银行支付还款;二是人力成本,即操作手的薪酬等;三是油费,保养用的润滑油和发动机所用的柴油,由于柴油价格直接受国家政策影响,这里不再展开。

    事实上,近几年,由于保有量增加,设备需求的“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设备台班费逐步降低,用户利润空间将被进一步挤压。

    关注海外疫情:警惕逆“全球化”苗头

    近年来,海外市场占比不断提升,2020年一季度,出口销量刷新历史记录,同比增长34.9%。但由于疫情影响,部分口岸关闭,海外终端销售活动受限甚至停滞。

    短期内,海外部分地区市场有重演2月份市场走势的可能,甚至超额下跌持续的时间更长。

    据小松数据统计,2020年3月北美地区开工小时数为64.8,同比下降10.8%,欧洲地区开工小时数为75.5,同比下降6.2%。

1

(数据来源:小松)

    价值竞争,期待高质量发展

    没有竞争就没有产业进步。犹记得一年前,2019年4月,“挖掘机市场不当竞争风险防控座谈会”上针对挖掘机械行业部分制造企业出现的过度竞争的苗头和激进销售行为倾向进行风险提醒与防控。

    7个月后,2019年11月,以“价值引领智赢未来”为主题的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挖掘机械分会年会上,行业大咖纷纷呼吁行业,将“价格竞争”转移到“价值竞争”。

    2019年挖掘机市场,“价格竞争”和“销售佳绩”是躲不过去的两个关键词。2019年,挖掘机价格竞争可谓十分残酷,其中以6t级小型挖掘机更甚。此次涨价中,涨价幅度较高的也是小型挖掘机。

    价格竞争几乎伴随着挖掘机2019年全年市场。此次以三一重机和徐工挖掘机为代表的“全面调价”是价格竞争的“减速器”还是“终结者”?

    笔者认为,本次“全面调价”为价格竞争踩了一脚刹车。过度的价格竞争会进一步压低主机制造商的利润空间,利润水平处于合理范围,企业才会将关注点放在研发、技改和服务等方面来,中国挖掘机行业才能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