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整合世界资源 迎接“奇点”突破

2019/10/29/9:23

    2019年10月27-29日,2019中国工程机械营销&后市场大会在山东济南举行,大会以“变局中的可持续发展”为主题,汇聚业内外知名专家、学者以及行业精英,共同探讨处于国内外宏观政治、经济环境及行业变局中的制造商、代理商、技术服务商如何看待变局,如何拥抱变化,如何跨越周期,实现可持续发展。

    大会特邀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王林带来《整合世界资源迎接“奇点”突破》的主题演讲。

1

 王林带来《整合世界资源迎接“奇点”突破》的主题演讲

    维度往往决定视野。宇宙的维度有多少维?我们看到的是三维,但是物理学认为宇宙有十一维。我们究竟站在什么样的维度来看我们的经济形势呢?习近平同志对现在的形势做了一个判断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这个大变局体现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意识形态战、军备武器战、国家主权战六个方面。

    在变局下,在六个变化的局势下,中国企业要有正确应对措施。在应对方向正确的前提下,不要慢慢来,因为慢慢来就是等死。在进化论里面有两位有代表性的学者,一位叫拉马克,他在进化论的理论就是“用进废退”,他认为可以慢慢来,但是达尔文认为,生物进化最重要的不是“用进废退”,而是自然选择。我们认为我们的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应该采纳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思想。你不要想慢慢来,因为现在的变化太快了。未来五到十年,传统制造业将难以生存。

    大家请注意,传统制造业,低端的制造业必然被淘汰。现在我们的一些制造业是靠贷款来熬日子,还有一些借高利贷的,有很多是借高利贷后来死掉的。目前看来,传统制造业只有两类企业能够活下去?

    第一类,已经立在潮头、管理先进、早已完成原始积累、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成本洼地的大型企业。比方说,美的、富士康,它们现在好好干,它们是传统产业,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排斥人工智能,排斥机器人。

    第二类,有品牌、有独特的技术优势的企业,这些企业最糟糕的结果不过是被大企业并购,他们的技术、品牌将通过大企业存活,创业者有溢价。比方说大疆。

    我们讲传统企业不改不行,在两大方面存在挑战:

    第一,利润低。

    利润。制造业的利润有5-8%已经不错了,外贸利润连3%都没有。我们相比之下,互联网的企业,我用一个对比,传统制造业和互联网企业相比,互联网什么概念?就目前看来,百度利润35%,阿里巴巴36%,腾讯28%,与他们相比制造业利润非常之低。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制造业,我们的东西不好,有需求没有供给,所以需要大量的海外购买。

    利润率。五年时间,传统制造业利润率下降46.8%,我举2011-2015年的例子,在这个时期,也有制造企业活下来了,他们为什么活下来?一个人大家都认识——福耀玻璃的曹德旺。他靠什么活下来?靠全球布局,到美国投资,除了成本低之外,汽车厂在哪儿,他就到哪儿生产。

    还有格力的董明珠,董大姐说雷军跟我打赌,雷军以为我只会做传统制造,其实我也在用数字化了。把空调做到极致,所以格力广告叫“好空调格力造”。

    第二,劳动力成本增加。举一个例子:2000-2013年,我们十几年每小时人工成本增长了4.5倍,年增速15.4%。15.4%是我们的制造业线的年均增长,发达国家中,美国每小时年均增长3%,德国5%,日本2.9%。再看发展中国,巴西8.2%,是中国增长的一半,墨西哥2.5%,捷克11%,菲律宾6.4%。这个说明我们国家制造业利润薄,而人工增长快,而且劳动生产率也不行。

    大家看一下2015年,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而同时期世界的平均水平是18487美元。说明我们跟世界的平均数相比,劳动出产率太低了,我们跟美国更没法比,美国劳动生产率是98990美元。我们工资增长那么高,成本增长那么高,劳动生产率那么低,这个制造业还用传统方法做,怎么做?

    奇点。世界很多事情都存在一个临界点,只要过了临界点,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我们目前要考虑的就是,我们怎么样实现临界的突破呢?

    第一,走向世界。

    我们说走向世界,重塑。

    1.重塑产业链。举个例子,西望以色列,南望印度,东望日本。以色列占世界人口0.2%,但是有22%的诺贝尔奖,世界500强公司有300强在此设研发中心。但是以色列没有市场,所以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到以色列去。我们说我们没有研发能力,我们能不能去以色列?我们在市场上有困难,我们能不能南望印度?印度什么国家?印度今年将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今年人口将超过中国。但是印度工资非常便宜,工人工资合900块人民币一个月。然后,东望日本。日本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国家。世界上很多强国都不是资源大国,以色列有什么资源,日本有什么资源?日本97年金融危机,日本走出去了,他们在干嘛?他们在控制上游。我告诉大家,现在半导体材料有19种,主要材料,其中有15种掌握在日本人手上,他们掌握核心零部件,放弃下游,因为下游的竞争太激烈了,他要做上游和中游。

    2.用世界标准倒逼自己。你只要走向世界,你就用世界标准倒逼自己,我们现在要求太低了,还是短缺经济时代的要求。举一个例子,星邦重工,他们做高端作业平台,策略是先打日本,中国先不卖或者很少卖,去年销售5.6亿,42%卖到日本,日本买了,全世界都认可了。

    3.用“绝技”打开世界市场。首先要有绝活,比如华为,我们购买国外设备的时候,任正非在购买国外大脑。换句话说,这是什么概念?华为在日本雇佣的技术人员已经达到1500多人,在东京、横滨、大半建立了4个研究所。华为是全球采购,全球销售,所以我们讲走向世界,一定是我们大的企业的一个重要的情况。

    第二,改革。

    改革有没有大量机会?举一个例子,中国土地规模将有一场大释放,因为十八届三中全会里面明确提出农村建设用地要和城市建设用地同价同权,农村现在有2.5亿亩农村建设用地,如果以每亩80万的价格入市,大概能盘活200万亿资产。

    第二,数字化。

    数字化,我这里简单一点讲,就是一切业务要数据化,一切数据要业务化。工程机械行业互联网,这个非常重要,我们要高度重视我们的资产负债表里面要有数字资产。接下来中国的革命是一场大规模的,现在新科技正在迅速崛起,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等等,这里面什么是数字经济?正在铸造制造业新体系,企业数字化成长是我国数字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第四,新兴产业。

    科创板主要鼓励创新。而对于那些没有高科技的企业,那就做专做精。

    我们中国的企业家,现在丧失一种精神,一味的投机主义和享乐主义以及佛系精神,根本没有做精品的概念。你怎么能够生存?

    第五,颠覆性技术。

    在这里举一个例子,大疆无人机。当时做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人做,大疆没有市场,但大疆说,因为没有人做,我来做。请注意,它比华为更坚强,我很佩服华为,但大疆比华为更坚强,为什么?2017年,美国封杀大疆,因为大疆在美国一下占领50%以上的无人机市场。但是封杀了一年,美国人发现市场份额又提高了2个百分点,占领了全美74%的市场份额。被封的一年里,为什么?因为美国硬是没有找到替代品,所以你就牛了。而且,大家看它的营业额,几乎每年在翻番。

    大疆为什么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大家看,它的特点是把自己的产品逼上绝路,14年精灵2,15年精灵3,16年精灵4,精灵4到什么程度?自动避障,有障碍物你根本不要操作,它自己避开。还有视觉追踪,你眼睛看着它,它随着你的眼睛在转,全世界没有。大疆的董事长说,我们已经不太习惯再去做一个达不到全世界最高要求的产品了,所有人都不习惯了,我们不会设想去做世界第二、三流产品,靠便宜取胜,便宜是自己没本事,拿不出好货来。可能我们会问,美国政府为什么不像打华为一样封锁大疆呢?封锁芯片呢?我告诉你,大疆的所有零配件都是自己做,它的产业链就在它自己手里,根本不靠进口。

    华为现在在最醒目的地方张挂着这句标语,“华为呼唤英雄”,在这里我要讲,中国企业家呼唤英雄!

    这是个巨变时刻,中国正展现出70年的巨变,中国的自主创新型公司构建的新秩序,注定与其他的旧秩序不断博弈,不断磨合。在我们中国企业家面前,除了胜利,我们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