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高空作业平台租赁:水大鱼多,言格局或在下一个十年

2019/7/24/10:34

    作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迅速崛起的细分领域,高空作业平台市场持续高调增长,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资本涌入。除徐工、中联重科、三一、柳工、山推、山河智能、山东临工等大型综合制造商纷纷进驻外,更大规模的扩张来自租赁端。2013年国内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企业数尚不足100家,2017年在550家左右,而截至2019年初国内租赁企业已经超过1000家,两年之内数量翻倍,扩张速度惊人。

    全球范围内,中国被视为空间最大的高空作业平台市场,竞争激烈却极具吸引力。当然,对于租赁商而言,这种吸引力中毛利率占据绝大部分。据精英智汇数据,近几年我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商毛利率普遍提升,2015年毛利率小于20%的租赁商占31%,而2017年仅占12%。现阶段,国内高空作业租赁市场中主要企业包括上海宏信设备、众能、浙江华铁、Hertz、上海志成等。据了解,2019年6月上海宏信保有量已达1.45万台,需要指出的是,上海宏信保有量增加到5000台花了4年,而浙江华铁预计仅用1年就可以实现。一方面,龙头租赁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地位持续强化;另一方面,新玩家不断增加,迅速抢占市场。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工程机械租赁分会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4月底,全国高空作业平台设备保有量达10.5万台以上,预计2019年年底保有量将超过13万台。相比国外成熟市场,规模仍然有限,如此拥挤的市场中,竞争愈演愈烈,较为直观的体现便是租金价格的回落。有研报数据显示,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2018年租金下降10%∽15%,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5%∽8%,出租率由95%下降到70%。随着新租赁商切入,预计租赁价格还有15%∽20%的下降空间。预测称设备销售价格近半年不会下降,主要原因一是由于设备供不应求(据悉,JLG、Genie®订单已经接到2020年),这个阶段下的主机企业不会选择主动降价,即便是为了扩大市占率,也更倾向于采用其他优惠商务政策;二是就保有大量设备的租赁商而言,若企业调低新机价格,那么租赁商手中设备残值也会随之下降,这是租赁商不愿看到的局面。

    与此同时,伴随国内制造商已开始向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发起冲击,租赁商也将逐步打破单一产品范畴,臂式高空作业平台有望成为新的发力点,也必将带来新的市场竞争。此前,受制于国内产品技术水平,租赁商购买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往往只能被迫选择价格较高的国外品牌,较高的进入门槛,导致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市场保有率较低,仅占10%的比例,低于国际市场30%的水准(欧美占比为30%-40%)。现阶段,随着浙江鼎力、中联重科、徐工消防等国内制造商攻克臂式高空作业平台的核心制造技术,纷纷加大扩产力度,国产臂式高空作业平台正逐渐成为租赁商的替代选择。国产制造商的进入,降低了租赁商在臂式高空作业平台方面的购置成本,将进一步提高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市场保有量,在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的同时或将带来不同于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的竞争模式。

    未来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市场仍有8∽10年的高速增长,预计每年有35%∽40%复合增长率。对标成熟市场55万∽80万台的保有量来看,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租赁市场而言更是水大鱼多。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工程机械租赁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涵兵在第六届国际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峰会上曾提到,“目前,高空作业平台行业产销两旺,制造企业产能全面提速,产品型谱不断完善,从业的租赁公司数量快速攀升,推动高空作业平台向更多应用领域拓展,满足施工行业不同的需求。但随之竞争正在进一步加剧,各梯队规模企业逐渐形成,市场未来将进入洗牌阶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