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危机被繁荣掩盖了

2017/12/29/10:25

   2017年12月18日,在“潍柴集团收入突破两千亿”发布会上,董事长谭旭光说:“2017潍柴集团收入突破两千亿、利润过百亿大关,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但这一年来在我心里却总感到危机就在眼前。”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工业面临着智能化、数字化的变革;在新旧能源交替的过渡期,禁售燃油车已被各国提上议事日程。如果说零售、纺织等产业被互联网冲击后基本需求仍在,那汽车以及零部件产业在工业智能化与能源大交替的叠加作用下,面临的却是一场完完全全的颠覆。“全球历次工业革命,以前最成功的企业在转型中往往不是最好的。”面对着盛世下的危机,近来谭旭光内心深处充满了兴奋与焦虑、自信与惶恐的复杂心情。2017下半年,谭旭光遍访博世、大众、丰田、AVL、福特、斯坦福大学等30多家世界知名企业和科研机构,签署了8项重要的合作协议。

    在下一场产业变革到来前,谭旭光正酝酿开展一场史无前例的产业布局,为潍柴在新时代下的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被繁荣掩盖的危机

    “今年,潍柴集团汇总收入预计超过2200亿元,利润总额突破100亿元,进入世界500强肯定是没问题的。但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么?我认为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衡量,世界顶级企业不是以业绩数字为衡量标准,而是竞争力。”多年前谭旭光也曾把进入世界500强作为企业的目标,但当潍柴真的迈入这个“俱乐部”,他却已然觉得意义不大了。

    按照2016年排行榜单,全球500强企业的门槛为216亿美元,今年潍柴集团的业绩在去年约排400位左右。按照以往收入门槛每年增长10%,潍柴也将排在450位左右。

    潍柴集团最核心的业务是柴油发动机,下游供应重卡与工程机械两大产业,与基础设施建设息息相关,因此柴油机市场也被称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晴雨表”、“风向标”。2017年,潍柴达到历史的巅峰正是得益于市场的井喷。

    2016年下半年,全国展开了一场“治超治限”大行动,以前一辆重卡多拉快跑,现在就需要两辆、三辆,这率先激发出重卡市场的火爆需求。

    与此同时,2017年中国掀起了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高潮。仅2016年四季度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的铁路项目投资额就超过了5000亿;2017年1月至4月,全国已有23个省安排的重大工程计划总投资就超过了45万亿元。基建高潮的到来又带火了工程机械市场。

    2017年,柴油机市场的火爆行情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去年10月以前,潍柴月柴油机订单只有1、2万台,此后不断飙升、直至2017年3月份突破6万台大关,创下了历史同期的最高纪录——既超过了2007年中国经济鼎盛时期,也跨越了2010年4万亿大救市。

    不过,最繁荣时往往隐藏着最危险的祸患。如今的潍柴风光无限,但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架构在传统能源之上。

    近十年,潍柴累计研发投入150多亿元,研发出全领域全系列产品,构建起100万台柴油发动机产能;通过一系列并购,形成了发动机、变速箱、重卡、客车、农机等业务矩阵。2017年潍柴集团收入同比增长近70%,一方面是得益于市场的井喷,一方面也是因为潍柴充分适应了传统能源时代的市场需求。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