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在本月迎来最严规范,影响几何?

2017/11/28/15:42

    我国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PPP市场。最近,多个省份举办了PPP项目推介会,共推介198个项目、总投资超4700亿元,与基建相关的项目168个,总投资超3800亿元!

    PPP模式在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的运用,对促进传统政府投融资理念转变和投融资模式创新等方面,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这一轮PPP的快速发展中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乱象和缺憾,如变相包装,伪PPP项目充斥市场;设置壁垒,隐形阻击民营资本进入;浪费资源,重复建设项目库、机构库和专家库等。不仅如此,随着PPP项目的陆续落地,政府债务规模增加、融资成本上升,地方政府的偿债风险也逐渐暴露出来。近几年,地方政府的领导俨然已把利用PPP模式作为早出政绩、摆脱融资困境、解决资金来源的“救命稻草”。这些现象如果不尽快制止和遏制,就一定会把PPP推向歧路末端。

1

PPP在本月迎来最严规范,影响几何?

    一批PPP项目被紧急叫停

    财政部发文规范PPP项目库管理,各地推出累计投资规模超17万亿的PPP项目,面临集中清理压力。不过,据了解,实际落地的PPP项目没有预期中那么多,真正开工、有资金实际投入的比较少。不过,各省对PPP模式的热情差异较大。财力雄厚的城市如上海、深圳、厦门等地PPP项目较少,而基建需求较大的中西部省份,如湖南、贵州、云南、河南等省PPP项目投资额超过7000亿元,这些省份无疑要承担更大压力。

    2016年下半年,得益于国内一系列基建项目的集中批复开工,工程机械行业出现了强劲的复苏劲头。不过,近期包头市已经开工建设的地铁项目被国家紧急叫停,预示着国家正在收紧各地的地铁批复建设,而这项投资巨大的基建工程量变小,或将影响工程机械市场未来的发展态势。

    该地铁项目被叫停主要是出于对地方债和金融风险的担忧。包头市地铁项目规划六条线路,总长度182.5公里,近期建设项目总投资为305.52亿元。其中,资本金占40%,计122.21亿元,由包头市财政资金筹措,其他资金通过国内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解决。据公开资料显示:“包头地铁项目中,最流行的PPP项目也在地铁中充分实施。”资料介绍称:包头地铁集团已进入开工前的冲刺阶段,近日多次组织工程规划、PPP实施方案、管廊设计专家评审会,打好前期开工准备和资金筹措的“组合拳”,让地铁设计更加合理、资金使用更加有效、建设更加有序。

    轨道建设PPP模式受到冲击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考虑到包头地铁被叫停,以及近期很长一段时间,国家发改委没有再批复任何地铁建设规划的事实,这预示着国内地铁建设正迎来大改变。包头地铁的夭折,无疑给一些二三线城市浇了一盆冷水,而且不少地铁规划中均明确提到PPP模式,如此,轨道PPP模式也将受到冲击。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三四线城市开始申报或规划自己的地铁项目,据了解,目前,咸阳、银川、西宁、扬州等城市地铁规划已经进入申报流程,等待国家发改委批复。唐山、保定、烟台、株洲、九江等城市正在抓紧研究和制定地铁规划。

    2016年9月1日,国家发改委正式下发《关于印发包头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一期建设规划(2016-2022年)的通知》,成为全国建设轨道交通的第43个城市。

    多部门密集出台新规

    在PPP圈内人士看来,PPP在本月迎来最严规范,多个新规在本月密集出台。

    10日,财政部下发了《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提出对不适宜采用PPP模式实施、前期准备工作不到位、未建立按效付费机制、未按规定开展“两个论证”、不符合规范运作要求、构成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未按规定进行信息公开等的项目,将采取严格手段进行核查和清理,以防止PPP项目的异化和泛化。

    17日,五部委公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在业内看来,资管行业作为PPP项目融资的主要上游资金来源,新政的出台势必将对现行PPP项目融资模式产生根本性影响。

    21日,国资委通知又提出严控中央企业投资PPP业务风险,严格规范PPP股权投资。

    国资委加强央企PPP风险管控:实行总量管控、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国资委正式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央企业PPP业务风险管控的通知》。从强化集团管控、严格准入条件、严格规模控制、优化合作安排、规范会计核算、严肃责任追究六方面来防范央企参与PPP的经营风险。其中,国资委对央企做PPP业务进行规模控制最受市场关注。《通知》要求,各中央企业对PPP业务实行总量管控,从严设定PPP业务规模上限防止过度推高杠杆水平。

    这无疑是对当前已经火热的国内PPP市场浇上一盆凉水,同时也给未来PPP的理性发展起到了规范和引导作用。

    不得因开展PPP推高负债率

    国企降杠杆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之一--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国资委将有多举措严控央企债务风险。

    目前PPP项目社会资本方近七成来自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PPP项目投资金额大、回报期长、部分项目操作不规范、大量资产负债表外运行等,加大了央企财务风险。

    国资委要求各中央企业高度关注PPP业务对企业财务结构平衡的影响,综合分析本企业长期盈利能力、偿债能力、现金流量和资产负债状况等,量力而行,对PPP业务实行总量管控,从严设定PPP业务规模上限,防止过度推高杠杆水平。

    要求纳入中央企业债务风险管控范围的企业集团,累计对PPP项目的净投资原则上不得超过上一年度集团合并净资产的50%,不得因为开展PPP业务推高负债率。还要求明确相关子企业PPP业务规模上限,资产负债率高于85%或者2年连续亏损的子企业不得单独投资PPP项目。

    国资委强化对央企投资PPP业务的监管,旨在有效防范央企PPP经营风险。PPP专家分析,央企是主要的PPP社会资本方,未来央企投资PPP的趋势会收紧,这有助于PPP的规范,对于民营资本来说,机会更多了。

    可以预期的是结合财政部对PPP的规范要求和对纯政府付费项目的审慎推进要求,未来央企尤其是建筑类央企在PPP领域的突飞猛进的状况会有所改变,对于转型运营较早谋划的企业可能会在项目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反而由于本身的相对实力增长获得更大的相对份额和未来持续的竞争力。

    影响:促进PPP在中国的规范和健康发展

    国家部委纷纷出台的各项规范和通知,为PPP在中国的发展起到了规范作用。从投资的角度讲,可以促进PPP项目接地气,也对民营资本来说,是增加了更多投资机会。

    建筑施工企业参与多,民企参与度有所提高。财政部PPP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末,277个落地示范项目的签约社会资本信息已入库,包括175个单家社会资本项目和102个联合体项目,签约社会资本共419家。其中,民营企业(含民营独资和民营控股)163家,占比39%。

    目前为止,建筑承包商中标PPP项目投资规模达到1.44万亿元,占比为45%;第二位的为运营商,中标投资规模为5023亿元,占比16%左右。社会资本中建筑承包商占比45%,说明当前PPP市场的参与者还是以建筑施工企业为主,更多倾向于获取短期的施工利润。PPP模式推出初衷,是对项目全生命周期内投资、建设和运营的综合绩效提出要求,那些具备综合运营能力的社会资本方,更能胜任物有所值的要求。

    此外,随着国家对PPP项目的严格审核,未来可以落地的项目虽然数量减少,但总体品质应有所提升。

    规范发展是推进PPP事业可持续的基础。只有做真正的、规范的PPP,才能为PPP发展注入持久的动力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