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在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分论坛第三场对话中发言

2017/6/15/15:23

    2017年4月13日,乘着全国两会胜利召开的春风,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五届二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五届中国工程机械发展高层论坛在素有孔孟之乡、运河之都美称的山东济宁隆重召开。会议同期,以“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一带一路愿景和打造国际化企业”为主题设置了两场分论坛,来自行业各专业领域近40家企业代表共聚一堂,共同分析形势、交流企业供给侧改革、海外发展之路。

    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山东恒特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铂、合肥长源液压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祥先、太重集团榆次液压工业有限公司副经理陈群立、烟台艾迪液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鹏和铁甲工程机械网副总裁林炎辉等六位嘉宾围绕“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的论坛主题就行业供给侧改革和企业发展展开深度对话和现场交流。

    主持人李铁生:各位嘉宾,大家好!受会务组委托让来主持第三场分论坛,前面两位对话主持人主持的各有特点,准备了4个议题,分两轮,结合他们的特点,两两做介绍。台上未谈透彻的议题可以在后续交往过程中进一步深化。第一个问题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所在企业,再谈谈对于供给侧改革内涵方面的理解。从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博一”)闵玉春董事长开始。

1

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在第三场对话中发言

    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感谢主持人,感谢坚持在会场的各位同仁,让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学习和交流。实际上拿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行业发展这个宏观的题目,作为配套件企业,感觉到对我们很宏观,整理一些自己的想法,作为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是需求侧,就是供给侧,进行完善、总结或者改革。按照官方或能查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说明,就是提高社会产品的竞争力,也就是“三去一降一补”,今天在谈结构性改革和行业结合的时候有点唐突,我做了27年挖掘机,结构性供给侧改革应该是去库存、去产能,但是现在挖掘机供不应求,甚至前几年库存挖掘机卖不掉的,现在全部卖掉,而且加价卖掉。这里面到底供给侧是库存还是产能多了,还是有其他的情况,目前我有两个企业,还有一个企业是给工程机械企业做配套,面临着从今年过完春节以后产品供不应求的局面,面临着再增加员工,增加设备的情况,企业在一起协商的时候,工程机械是宏观转变,还是在回光返照?我们怎么去做?经济从2011年开始下滑,到今年能够增长,在2011年的时候我听朋友跟讲,从2011年终开始下滑,到2011年底,2012年的时候,不管它怎么样,在中国,到了2016、2017年的时候,经济一定会向上走。第一从政治的层面,2017年十九大召开,第二中国还有很多就业问题和其他问题,造就经济增长是必然的,其中包括工程机械企业和配套件企业销售量的增长。今年的2月份看统计报表,同比增长294%,挖掘机行业如果增长1年,我们还可以继续跟上,如果再继续发展第2年,就要控制,如果像这样发展到第3年,最好把工程机械生产线给卖了。因为按照这样一个非理性的经济发展,同比增长3位数,而且是大的3位数增长,那么增长1年有可能用3年来消化,增长2年可能要5年来消化,增长3年可能要10年来消化。因此,在供给侧技术方面,作为配套件厂结合现在行业情况有点迷糊。当然我们也认为供给侧改革无论是哪一种供给侧还是需求侧改革都不可能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定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它不容易的一面,事物都有它本身的规律。我们是做液压件的企业,要做好与世界同等水平的产品,可能要等待更长时间,因此本着稳扎稳打的精神要按照制定的原则去做。

    主持人李铁生:因为我接触的都是行业主机企业,说实话,六位嘉宾的公司都还没有机会去学习和了解,请闵玉春董事长介绍一下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我是1986年学的油气传动及控制专业,1990年后分到当时中国工程机械挖掘机行业领导企业-合肥房山机械厂,从事挖掘机液压元件检测、系统设计工作,第一桶金也是修世界各国工程机件和工业机件上的液压系统和元件挣的。第二公司开始给雅士利等企业做结构件配套,第三企业从2008年开始做各种高压(压力在30兆帕以上)液压元器件。在这30多年里,虽然有一些出入,但是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所学专业-油气传动及控制在进行探索和耕耘。

    主持人李铁生:谢谢。综合六位嘉宾对供给侧的理解,降成本、补短板对液压件行业来说是最重要的,针对一降一补,企业要服务于供给侧改革。

    第二个问题,我所在的工程机械质检中心是对全行业产品进行检测,也通过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质量工作委员会定期对我们的主机产品进行总结分析,比方说,每年以主导机型,挖掘机、叉车、装载机、推土机进行统计,通过主机工业性实验、可靠性实验来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它的平均故障,通过故障模式分类分析发现液压件发生的故障率和电气系统元件发生的故障率,包括动力系统,这三大件一直排在故障发生系统前三位。结合着服务于供给侧改革,各位再谈一谈怎么在技术创新、产品中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和服务化等方面来服务于供给侧改革发展?企业是怎么做的?

    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工程机械配套服务企业、液压件企业在技术、品质方面和德国、日本、美国企业是有差距的,要积极地和他们学习,完善和提升自己,包括市场营销、企业宣传、资本运作方面也要学习和探讨。补短板、降成本有些地方做的比较踏实,安徽博一的特色是在研发、品控、生产和服务方面严格按照国际一流标准要求自己,得到社会和国家的认可。从2015年到现在,安徽博一成为国家生态绿色设计示范企业、国家高端液压元件再制造试点企业和国家支援制造包括装配新模式项目骨干企业,同时也是国家数字液压泵及包括1万台居民融合项目的承建商,还承接科技部门采购设备智能项目,我们一直坚定走产品技术智能这条路。市场规范、产品定位比韩国产品还要高5%甚至更高,付款方式全部都是给钱才发货,有些方面的成长也是有一定的制约,但品牌的建立和市场的维护,以及形成一个良性的行业的发展,我们认为是在坚定地做这件事情。同时供给侧方面也在扩大,在2011年-2017年,特别是2013年-2017年期间,我们原先100%的客户都是工程机械方面的,现在经过拓展,工程机械方面的客户只占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有军工、农业机械、海洋工程、林业和矿山等方面,需要高端设备的地方要努力拓展,因此从市场的拓展到商业模式和制度的创新首先本着生存,也是本着从行业能够长久良性的发展在积极地探索。我个人已经工作27年了,包括成立铂益液压元件油气传动公司,跟工程机械行业一路走过来9年了,我们由衷地感到,如果中国的高压液压元件能够替代进口,在供给侧方面能够达到国产化,液压元件企业要练内功,不能挂羊头卖狗肉,要踏踏实实地以国外先进产品参数为指标,认真地从设计、工艺、细节到中间服务等全方面进行提高,主机企业也必须积极参与,有利于工程机械主机厂长远发展。1993年-1995年期间,第一拨中国工程机械主机厂全军覆没。但是,给工程机械配套的液压元件企业依然还在。因此,工程机械主机厂要想走的好,走的长远,在供给侧改革的同时,元件企业要根据事物本身发展的规律,尽可能地进行一些准备,包括供给侧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液压元件不是明天就达到德国、瑞士的标准,能够逐渐赶平,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这里讲供给侧改革,特别是液压元件改革,只有认识到这是企业长期生存和发展必由之路才会下定决心,元件厂配合才会尽快,如果只从公司运营的角度讲,就失去了动力,因为有可能在短暂的时间里,液压元件采用国产化,市场参数达到了,在质保期300小时的寿命达到了,但像国产高端液压元件有几万台,出错概率跟国外比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因此,中国的主机厂有自己的品牌,自己的品牌有自己可控的核心液压元件企业,这是主机厂生存发展的必然之路,否则中国的高端液压元件,特别是在工程机械方面的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中国的任何一个主机企业,如果把核心液压元件寄希望于国外,无论是日本、美国和德国,给小松、卡特做,作为国家层面,国外企业不可能把最好的产品卖给你。除非是殖民,被殖民地方可能把最好的产品给国外。因此,中国主机企业如果想发展得长远,一定要和液压元件厂去配合,按照这个规律,把供给侧、创新踏踏实实地走好。但这个过程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