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家宏在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分论坛第二场对话中发言

2017/6/13/14:42

    2017年4月13日,乘着全国两会胜利召开的春风,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五届二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五届中国工程机械发展高层论坛在素有孔孟之乡、运河之都美称的山东济宁隆重召开。会议同期,以“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一带一路愿景和打造国际化企业”为主题设置了两场分论坛,来自行业各专业领域近40家企业代表共聚一堂,共同分析形势、交流企业供给侧改革、海外发展之路。

    陕西同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许亚楠、浙江天成自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邦锐、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福田雷萨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兆文、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家宏和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维修与再制造分会秘书长杨君玉等六位嘉宾围绕“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的论坛主题就行业供给侧改革和企业发展展开深度对话和现场交流。

    主持人尚海波:赵家宏副总经理好,首先感谢您对产业工作一直以来的支持,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工”)是为数不多拥有着发展历史的传统运输机械企业,也是著名企业,晋工有自身独有的企业文化,我个人认为晋工发展非常稳,非常扎实,去年晋工的生产基地新产品下线,而且在会上当时我给陈总讲习大大说的“撸起袖子加油干”,公司上下领导员工热血沸腾,能够感受到极大的活力。我想,晋工发展到今天,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很多经验跟大家分享。

1

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家宏在第二场对话中发言

    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家宏:大家上午好,主持人好,感谢给我这次机会,晋工实际上从最初到现在有37、38年了,在90年代初成立有限公司,产品主要是装载机、挖掘机、叉装机三大系列产品。企业发展的经历跟行业,跟其它企业是相像的,十年前高速增长,近五年忽然开始冷却,现在已经开始回升的过程。主持人说的供给侧,我也同意浙江天成自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邦锐说的,它是个产业链,实际上游对下游就是供给侧。我们团队也是这么想,虽然在江苏有新的基地,那是从长远的考虑,也不是说盲目地非要扩大产能。所以,行业的发展,最关键还是品质、性能方面的发展,不能是数量方面的发展,因为蛋糕就那么大。在海外竞争最后也是中国人,如果品质在竞争,数量不竞争,是不是最后形成一个房地产模式?买涨不买跌,如果照着这个市场、这种条件,我觉得工程机械人肯定就是不太行,现金流就要好的多。工程机械是生产工具,跟其他消费品不完全一样,但是也可以尝试做这个工作。但是,晋工这一块儿怎么做呢?其实这一块儿还是稍微理性一些,比行业低那么一点,也下滑。从1992年就开始从事挖掘机,那个时候就是做小挖,做的不错。那么不知道你为了不做大挖图什么?有了这个经历,从2008年就开始做细分市场工作,晋工是一个中小型企业,虽然晋工历史也不短,知道自己的短板、能力、特长在哪里。所以,利用当前市场的特点率先开发了叉装机,猛然一看像装载机,实际上不一样。刹车系统、制动系统,很多系统都不一样。外行人看起来一样,实际上是一个新的产品,性价比非常高,替代过去的工业叉车,比起重机的搬运效率高好几倍,这一块儿成了细分市场,现在做到全国最大。关于供给侧改革,提供一个想法,我们不和别人竞争,因为市场开始回笼,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回笼,我认为这个回笼是短暂的,不可能无限地涨。中国的工人需要大功臣。在叉装机行业,因为有细分市场,能取得一些成绩。近两三年开始做农事小型挖掘机。头脑发热做过,也是做失败了,后来把大白菜当萝卜卖了,是很大的一个亏损。我也希望行业领导们不要做农业挖掘机,你做不了,一做就是亏损,成本下不来。因为农业小型挖掘机要掌握技术质量,必须要和市场的需求节拍合拢,做得的高档了,真的没人要,但是你要不要做,要储备,要符合当下的产品性能,但质量又不能低。所以,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前几年受工程机械行业下降的影响,我们增长都是很大的,因为它的产量本身基础小,配套减少。如果现在大家想做这个配套件,这个可以。因为主机要有配套件,都要从国外买,中国没有一家可以做,这种产品小企业做不了,因为你要有研发,有设备投入,要试验台,一投就是几万、几十万、上百万。小企业不会做,这个可以做。我们在供给侧,包括在市场冷却以后,再回升的时候,是要理性的。在数量上肯定会盲目地去追求,大企业不愿意做的,小企业做不了的,我们去做。也不跟你们竞争了,你们也别做这个产品,也做不了,我们也不做。当然说是这样的说,跟文化有关,跟思维方式有关,就喜欢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市场不可能永远为你准备。江苏也是那时候产生的机会,但是反过来想,也可能歪打正着,因为福建背靠着大海,五年前资源、产业链条、人才各方面都会比大部分人要欠差一点,江苏、山东、浙江作为工程机械产业链是非常丰富的,人才丰富,人文也非常好,所以在这边建一个基地,在物流成本、人才聚集各方面是大有好处,虽然建的比较缓慢,但从去年开始,已经投产了。产量不是很大,每月大概也就是几十台,都是大型设备在江苏生产,是有好处的。另外谈到投入,因为现在不是盲目地扩大产能投入,现在光引进设备,就是老设备替代掉新的设备,数控折弯、数控激光、数控裁编、焊接,朝数控化车间方面去改造。一方面提高效率,一方面解决招聘问题。福建招人比较难一点,招人成本也会高一些,我们是朝这个方向去做的。实际上这几年发展也是稳中求进,说得好听,人家说你步子迈得太慢了,如果迈太大是有风险的,稳一点未必不好。我觉得市场发展关键不在于数量,而在于质量,在于细分方面的提高,这是发展。数量是有限的,不可能永远上。像股票,涨上去必须要下,谁买了最后一单,谁就倒霉了,对吧?是这么一个情况。谢谢。

    主持人尚海波:谢谢赵家宏副总经理,其实我觉得创新平台非常强,就刚才赵家宏副总经理提到的叉装机,在小松眼里它就是一个装载机的变形体,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把它研发成一个专用设备了。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的一个事情,就跟国际标准化组织、土方机械标准化组织沟通,它有12大类机器,包括挖、装、推、平、压等,其实叉装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抵触都是非常大。这是中国提出来的,就是在传统土方机械领域,像卡特彼勒、小松已经把剩下的都占好了。我早些时候说过,人家都是自己给自己挖好坑,占在坑里面。你现在想把人家从坑里挖出来,你想想有多难,你想怎么去占呢?自己去刨个坑,然后再占进去,别老想着去夺人家什么,我们想到自己去挖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