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在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分论坛第二场对话中发言

2017/6/13/14:42

    2017年4月13日,乘着全国两会胜利召开的春风,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五届二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五届中国工程机械发展高层论坛在素有孔孟之乡、运河之都美称的山东济宁隆重召开。会议同期,以“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一带一路愿景和打造国际化企业”为主题设置了两场分论坛,来自行业各专业领域近40家企业代表共聚一堂,共同分析形势、交流企业供给侧改革、海外发展之路。

    陕西同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许亚楠、浙江天成自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邦锐、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福田雷萨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兆文、福建晋工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家宏和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维修与再制造分会秘书长杨君玉等六位嘉宾围绕“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的论坛主题就行业供给侧改革和企业发展展开深度对话和现场交流。

    主持人尚海波:罗海刚董事长好,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柴重工”)大家很熟悉,应该说玉柴重工的发展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玉柴重工在改革过程中取得很大的成绩,有很多的经验和教训,您给大家介绍一下。

1

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在第二场对话中发言

    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谢谢主持人。坦率地说,刚才主持人提到的这几个问题,我在开行业会议之前也想知道答案,也想过来听听大家的高见。坦率地说,我也不知道聊什么,这一路走过来跟大家也做了很多的交流,实际上大家答案有很多,刚才也受了很多的启发,做了很多的思考,利用这个机会,和大家作一些不成熟的交流。

    第一、行业增长。从去年6月份开始,行业在回笼,记得去年在开工程机械顺带开挖掘机会议的时候,大家也基本判断是10%~20%的增长,但是到了1月份,后面加一个0还达不住,然后请教了很多专家,行业领导,大家也都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增长,是这样的走势。其实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真心地不希望有这样的增长,这样的增长是好还是不好?现在也不好说。另外,经过多年箫条以后,好像沙漠里突然有一滴水进来了,是吧?救命的一滴水进来了,可能是好事,但是从长远一点来说,会不会又重复前几年的路现在都不好判断。激发增长的原因,刚才主持人也说了,究竟是产能消化原因多一点,还是投资拉动大一点看不懂,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说法,可能是投资的拉动会大一些。说实话,从去产能这个角度来说,至少从我自身的角度来说,社会还在那里,厂房还在那里,人多少还在那里,去产能的拉动不见得是主因。但是从拉动的角度来说,这么几年下来,现在固定资产的拉动,项目的投入审批,觉得还不止4万亿,可能比几年前4万亿的利润还大,只不过它表现的方式、结构和方向跟以往不太一样,体现的方式也不一样。但是从今年来看,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国家也好,企业也好,还是配套件也好,今天需求如果不是实实在在有一些产品在需求的话,谁也不愿意去投入。毕竟几年前的库存大部分可能消化了。所以从拉动的角度来说,项目投资的拉动效果可能是一个主要因素。这里面也是有矛盾的,需要理性看待。比如说现在整个一季度增长到100%,但是从工地开工角度来看,并不是有明显大幅度的拉动,从数据上来说,这两个数据有点矛盾。也就意味着后期的增长,后劲和积极性究竟会有多少,不知道,可能下半年会增长,可能也有这样一个基本判断。数据说不好,前几年判断增长的时候也没有增长,说不增长的时候,结果它往死里蹿上去。

    第二、供给侧。这么多年这个名词也说了很多,可能很多时候我都搞不清楚供给侧说的到底是什么。还是来之前给的题目太大。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这几年一直很忙碌,前几年都忙着扩产能,建基地,忙着造体系,结果造完了以后,造得越快,死得越快,投得越多,死得就越惨。多年做起来了,很辛苦,一个目的,也就是为了活着。能来开这个会这就意味着我们还活着,还是一个活人,确实是非常的痛苦和辛苦。归根到底几年来我们在做什么,去库存去产能,也就意味着辛辛苦苦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建立起来又自己亲手倒掉了,这种痛苦我想大家都全部或者很多都经历过,或者是还在经历着。玉柴重工专注于从小挖起步,将近30年的历程走过来,曾经是把整个行业最全的挖掘机产业链建立起来,从最低吨位的0.8吨,到目前最高的200吨产品,也有将近30个系列品种,可能有700个品种全部建立起来。在此之外,包括矿山、路面机器也扩,后来发现,4000个亿停的时候,过程太痛苦了。可能大家有很多这种感触,没有在自己的行业的时候,看到别人都是赚钱的,但是真正进去的时候,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整个4万亿行业在集体效仿的时候,我们也做了调整,这个调整有主动的调整也有被动的调整,更多的是被动调整,因为不调也得调。把有限的资源、有效的资源集中力量,还是回到我们核心产业,也就是挖土机,特别是小型挖土机这一款产品,专注于把产品的品质提升,整个性价比,老老实实地把它做好、做稳。从内部整合,包括人员调整、管理架构设置和智能化应用也都在做。调整下来以后,整个费用下降,现金流系统支出都得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控制。不要看现在增长了3%还是多少万亿投进去了,跨行业的产品能够不去做尽量不要去做,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熟悉的产品,先把自己的产品做好才是硬道理。赚钱的行业,赚钱的机会全世界都有,要进去的时候觉得不比别人差,但是真真切切进去了,其实别人不傻,也不是钱多人傻的地方,进去了以后想退,很难退,也退不了,就算退出来,可能自己的损失,可能是杀敌800,自损1000。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没钱真的不要乱投,投了也是白投。

    赞同刚才浙江天成自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邦锐说的大概的概念。这几年大家无论是台面还是台下的竞争,真的惨不忍睹。资源的重复投入,浪费,到了国外市场也没好一点,结果国外比国内更惨,竞争对手提前就是死结。一个项目全是中国人,到了海外自己回过头来看,有没有挣钱的。大家都是你比我要少一点,到最后就算是吃亏,也要做着,没有办法,设备也拉不回来。所以说在行业内整合资源,刚才陈邦锐董事长提的这些,我觉得从心里敬重。工程机械的上盘,比如说挖掘机的上盘,因为对风险的控制是很好的方式,现在很多主机上都装了GPS,装一个插一个,后来装一个不行,装两个,明里装一个,暗里装一个,再往后发展,把GPS嵌入到仪表盘里。但是这种方式又催生另外一个行业,装拆卸GPS,结果人家发现,GPS是找到了,机子在哪里,不知道。本来GPS一个很大的功能,就是服务,就是要提升售后的指导性服务,结果成了追杀的最好方式,有些东西就走偏了。所以我觉得汽车上盘,或者说年检怎么样把厂家结合起来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另外,对终端客户建立内清单要去推动。在整个行业里,今天买这个公司的挖掘机,首付还没交,明天又去再买另外一台挖掘机,也都没交,结果催来催去就是那么几个人,一个人买了10台挖掘机,结果首付都没交完,你现在去催谁啊。对不对?这种行为怎么产生的?大概就是行业自身的恶性竞争,但是也给了他们这个渠道,所以说,能不能在行业里面建立诚信体系,把这种行为纳入到诚信体系去,从行业角度来说,我希望推动这个事情。

    刚才说的风险问题。300%的增长,大家的劲可能也起来了,风险在哪里?我觉得最大的风险是前面的风险都没有去掉,可能新的风险又来了。银行可能已经退出工程机械行业了,那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会不会要重新回头,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非理性竞争,这个可能确确实实是每一个人要面对的课题。

    主持人尚海波:谢谢罗海刚董事长。罗海刚董事长说了很多实话,希望在行业自律,标准制定、规范性方面行业多下些功夫。要坚持理性,最起码现在还是理性的,可是也有一个问题,这种理性能坚持多久,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问题。

    广西玉柴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刚:坦率地说昨天某位嘉宾说了一些话,印象特别深,他说的就是理性下的非理性。现在可能大家还稍稍理性地看待一点,但是可能就是说,到二季度、三季度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这种理性,还会不会重复这种恶性竞争的循环,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非理性的种子在这个春天已经种下了,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爆发,不知道。

    主持人尚海波:现在就开始把它扼杀在摇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