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明在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分论坛第一场对话中发言

2017/6/11/21:4

    2017年4月13日,乘着全国两会胜利召开的春风,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五届二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五届中国工程机械发展高层论坛在素有孔孟之乡、运河之都美称的山东济宁隆重召开。会议同期,以“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一带一路愿景和打造国际化企业”为主题设置了两场分论坛,来自行业各专业领域近40家企业代表共聚一堂,共同分析形势、交流企业供给侧改革、海外发展之路。

    中交西安筑路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向阳、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殿和、河北宣化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之胜、宁波广天赛克思液压有限公司总裁姚广山、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明和浙江美通筑路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仇晓骏等六位嘉宾围绕“供给侧改革与行业发展”的论坛主题就行业供给侧改革和企业发展展开深度对话和现场交流。

    主持人李宏宝:下面请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重工”)董事长陈利明跟大家介绍八达重工最近的发展情况。

1

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明在第一场对话中发言

    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明: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共同来交流,关于供给侧改革,这是个战略问题,供给侧改革可以从两个方面谈一下我个人的一些理解和感受,那么谈到供给侧,刚才大家都谈到了需求侧,我认为需求侧,它是从有到无,需要什么,供给什么,提升什么。这是我们需求侧开展工作的一个内容。关于供给侧改革,它是从无到有,从有到优过程的转变。首先,第一,关于从无到有,拿八达重工来说,中国油电混合动力工程机械是八达重工最早研发的,从1993年开始研制油电混合动力工程机械。第二,世界最大救援机器人是八达重工研发的,这是从无到有的。第三,八达重工正在推进有关公路电气化、高速公路电气化项目,这是从无到有的,包括支付宝、滴滴打车这些产品都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其次,就是从有到优的过程,这也是一个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一个方面,它主要是把产品的规格从小到大,比如说履带式起重机,从1993年开始,50吨就算大,现在做到了4000多吨,这是一个市场的引导,就是从小到大来改变产品结构。然后,是由低端到高端的一个转化,那么其优化供给侧的行为从这两大方面体现。我个人理解,供给侧改革就是两句话、两个方面,就是关于从无到有,引导市场的调配,从有到优,优化、供给,这两方面开展意识和行为方面的转变,谢谢。

    主持人李宏宝:非常感谢陈利明董事长。刚才前面三位嘉宾表现得非常淡定,我觉得他们心里是非常着急的,现在市场这么好,又没有产品提供给客户,心里面还是比较着急。通过我的走访,现在制造业主机产品这块儿受制于零部件的供应,所以说走访零部件企业也是非常的纠结,到底是上还是不上,做还是不做?增加不增加设备,增加不增加厂房,增加不增加人?

    江苏八达重工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明:我想还是围绕着主题,谈谈战略问题。刚才上一段是谈供给侧,我提出了什么呢?就是从无到有,引导市场消费,从有到优,优化供给,这是一个命题、任务。怎么来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下面的一个课题来解决上面的问题,那就是有关行业发展的问题,也是一个战略发展问题。当前有不少企业挖掘机销售火爆,这个销售是不是一个健康的销售?我可能没有调查,担心这个销售还不是一个健康的销售,为什么?不知道大家的现金流怎么样,流进来了没有?产品出去了,那销售资金回笼了没有?如果还是延续原来的按揭销售,零首付就把产品卖出去了,这不是一个好的销售方法。有关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今后的出路不在制造工程机械自身,即去成本,降售价,希望把工程机械产品质量要提高,还要把成本下降,这种理念我认为就是说又想马好又想马不吃草,这本身就是一种悖论。中国工程机械的生产成本已经压到底线以下,再往下压那就是自杀。所以,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刚才有领导提出来要把产品质量、性能搞上去,一台顶两台,一台顶三台,这个非常好。但是,我们现在拿什么去实现这个目标呢?是国家给钱来做?还是自己掏钱来做?把产品质量和性能提高上去,价格提上去,市场在这个地方,产品再好,价格高,用户不认,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我认为今后再想工程机械行业发展,特别是再有大的跨越发展是不现实的。因为中国的特大规模建设周期已经过去了,是中国30年走完了发达国家300年的基础建设,才把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涌到了一个高峰。今后这种势头在中国没有了,在世界其他地方可能也不多见,所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不是求发展,而是求生存,健康的生存,除非能把欧美的工程机械行业都消灭,那么工程机械行业才有发展,我们不能消灭它,发展的出路在哪里?发展的方法在哪里?我想中国工程机械未来的发展出路不在自身的产品去想什么办法,而是在结构优化、产品提升两个方面。第一关于结构优化,我说的结构优化不是产品结构,而是生产结构。这种生产结构指的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大工厂的结构。如果跳出中国,从国际角度看,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是什么样的状况?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实际上就是中国工程机械的一个大工厂,不是吗?即我们把中国工程机械这个产业当作一个国家的工程机械大工厂来看。那么,看看这个工厂的结构是不是合理的?我认为这个结构是严重不合理。从这个角度来看,问题一目了然,中国工程机械大工厂重复建设,同质化生产、猫吃狗粮、恶性竞争、互相残杀。这就是中国工程机械国家大工厂的现状,谁都想当第一,谁都想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占领市场。那么,你这么想的时候,你有没有换一个角度?其他的工厂,其他的车间。这个车间也做挖掘机,那个车间也做挖掘机,你把挖掘机市场占领了。那么其他挖掘机市场怎么生存?所以这样来看,国家大工厂结构有问题的,别说发展,健康的生存都不可能。我认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未来不是寻求发展,而是求生存,先解决健康的生存问题。所以,大家都认为行业是一个健康的生存,我们要寻求这样的目标,才能有发展的希望。然而,在当前这种国内外大环境下,有多大希望能实现健康生存这个目标?这个问题都是很严峻的。所以,能不能健康地生存,中国工程机械行业90%都是不健康生存,不健康的情况下谈发展,从何而来?我们要先解决健康的生存问题。怎么来解决健的康生存问题?我认为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有能力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路径只有一个,就是调整中国工程机械产业大工厂产业结构,即由国家出面进行优化组合,要给政策,给支持,强化推进产业结构重组。而且大工厂的每一个车间就是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企业集团,就是要好好地把我们从产品和市场两个方面进行重组,进行二次分配。二次分配的内容,一是按照产品分成几个企业集团,谁主体做挖掘机,谁主体做起重机,谁主体做其他的产品,从整体上来规划中国工程机械的产业结构,尽量不要重复。你想一下,我们大工厂,这个车间生产起重机,那个车间也生产起重机,你要上起重机设备,他也要上起重机备,难道这不浪费吗?这是非常的浪费。所以,解决中国工程机械出路问题,一定要从根本上来解决问题。今天的媒体朋友都在,还有行业的领导都在,我们应该好好地来研究这个问题。就是从产品上分类,从资本上以股权的形式来优化产品结构。比如说徐工,有些产品拿出去,就干汽车起重机,其他的挖掘机交给挖掘机公司来做,你把你的产品、备、资金给他,你占有他的股权,他挣钱了我也就挣钱了。把我的交给宣化,交给山推,你来做,我占你的股份,你挣钱了我就挣钱了。所以,我们要是有这样的出路,可能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就解决了根本的问题。

    主持人李宏宝:讲得很好,讲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