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工作平台行业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2015/10/23/14:23来源:杭州赛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作者:陈建平

    升降工作平台,也称为“高空作业平台”,我国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研制,早期的产品有剪叉式、桁架式、臂架式等,90年代出现了桅柱式平台和套筒油缸式平台等,近年来又研发了导架爬升式等。

1

升降工作平台

    历经40多年的发展,升降工作平台这一专用装备从一般升降功能的简单产品到今天的机械、液压、电气智能化控制技术于一体的多功能产品,其功能、规格、用途、智能化程度、外观、内在质量等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行业参与者也从几家发展到了200家左右,企业类型有国企、民企、合资、独资企业等;行业管理由原建设部、机械部归口逐步过渡到由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一管理。特别是2008年经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全国升降工作平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335的成立),以及“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无脚手架安装作业技术装备研究与产业化开发》的完成,标志着升降工作平台行业已经初具规模且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1 产品名称和分类

    相对传统机械制造业,升降工作平台属于新兴的集机、电、液于一体的专用装备。1998年制订的建筑工业行业标准中将其定义为高空作业平台,1999年的机械工业行业标准中定义为升降台,业内也有称之为升降机、升降车、登高车、登高平台等。在GB25849-2010中将名称定义为升降工作平台,其原因主要是为了与国际标准称谓相一致。国际上,升降工作平台包括采用汽车底盘的结构形式,但在我国采用汽车底盘的平台列入专用车辆而实行目录管理,所以将汽车底盘的升降工作平台单独制订了国家标准,称为“高空作业车”。

    升降工作平台是载人并携带工具、材料等进行登高作业的设备。从实现升降功能的形式分为举升式和导架爬升式两大类,其中举升式升降工作平台又分为移动式和固定式两种。

    2 行业标准

    升降工作平台行业发展至今,其标准也几经更替和完善。表1—表3分别列出了:早期的标准(旧标准);近年来发布的标准(在执行);正在编制中的标准。而表4则给出了国际上主要相应的标准。

1

表1 早期的标准(旧标准)

1

表2 近年来发布的标准(在执行)

1

表3 正在编制中的标准

1

表4 国际上主要相应的标准

    3 产品和技术发展趋势

    臂架式升降工作平台及其技术发展特点:

    (1)最大工作高度规格;

    (2)臂架伸展型式和材料工艺;

    (3)适应各种复杂地面行走的底盘及其驱动方式;

    (4)智能化技术的应用。

    桅柱式升降工作平台及其技术发展特点:

    (1)大型化和微型化;

    (2)伸展机构的组合型式;

    (3)自行走控制技术;

    (4)智能化技术的应用。

    剪叉式升降工作平台及其技术发展特点:

    (1)最大载重量;

    (2)结构大型化;

    (3)动力配置技术;

    (4)行走底盘和支撑技术。

    4 “一带一路”的机遇和挑战

    “一带一路”是国家战略,“经济带”概念是对地区经济合作模式的创新,商机无限,而且范围和合作的力度超越以往。

    我国和“一带一路”的受益国将会有较大的投入,为争取项目和资金带来了机会;“一带一路”为工程建设、资源开发、消费品、工业品、文化、环保等行业带来发展机遇,升降工作平台行业可以趁势受益。

    “一带一路”部分国家经济稳定性存在不确定性,沿线各国的认识和经济实力存在偏差;“一带一路”涉及国家和地区的文化等因素;沿线各国的技术标准、市场门槛不同,需要综合把握。

    5 “一带一路”机遇的技术准备

    (1)标准和规范。

    “一带一路”最直接的关系是产能输出,虽然升降工作平台产品的市场切入具有迟后性,但应提前布局,采用国际的先进标准。值得一提的是,升降工作平台的欧盟标准是目前国际上更新最快、要求最严格的标准,也是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认可的标准,制造商在设计、制造、销售、服务各个环节上应力求适应、符合、甚至超越他们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再了解当地的技术法规。

    (2)产品的质量。

    产能的输出是建立在优质的基础上,应该从国家战略的高度、“中国制造”真正走出去、为中国升降平台行业争取国际地位等方面把控全面质量。

    (3)缩小与国外品牌的差距,提高竞争力。

    从技术看,我国的升降工作平台产品类型与国际市场基本接轨。臂架式升降工作平台主要生产企业有湖南星邦、湖南运想、浙江鼎力、湖北孚曼、京城重工等;剪叉式升降工作平台主要生产企业有浙江鼎力、湖南星邦、湖南运想等;桅柱式升降工作平台主要生产企业有杭州赛奇、浙江鼎力、京城重工等;绝缘式高空作业车主要生产企业有海伦哲和杭州爱知等。满足高大空间高空作业需要的蜘蛛式升降工作平台,在“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无脚手架安装作业技术装备研究与产业化开发》的课题中由长安大学、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机械化分院、京城重工等单位联合组织并完成了项目设计和产业化开发。但上述产品中的臂架式(含蜘蛛式升降工作平台)、剪叉式升降工作平台在高度、底盘和行走类型等方面与国外先进产品还有一定的距离。而桅柱式升降工作平台,由于在升降同步性方面有较大的技术突破,因此在结构的多样性和最大高度等方面与国外产品相比均有所超越,但在外观造型、工业设计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另外,我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高空作业车专用底盘,只能选择通用的汽车底盘。由于选择范围比较窄,给设计选型带来许多困难。

    从品牌的知名度看,中国企业还不能与国际知名品牌相提并论,尽管近年来国产品牌有较大数量出口到世界各地,但是在国际市场上仍以一般产品、甚至是低端产品的姿态获取订单。总之与国际知名品牌相比在价格、技术档次、用户的信任度方面形成较大的反差,这是中国升降工作平台制造企业值得深思的问题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4)做好“互联网+”的文章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范围广,语言文字复杂,技术交流存在着诸多的困难,给售前和售后服务带来不利因素。如果建立一个互联网的服务平台,整合社会上的语言转换、标准规范、技术等方面的资源,就近或通过互联网实现对客户宣传、使用人员的培训、产品售后的服务,必将使我们的行业真正在“一带一路”中受益。